書系列別:套書專賣店系列
書系編號:Ba019
書籍名稱:權錢對決(全套共16本)
作  者:姜遠方
編  者:
定  價:$3,184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裝箱)
ISBN:978-986-352-587-5
原印條碼:978-986-352-587-5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7.15
【*組套尺寸: 長×寬×高(公分)】33.6*23.3*21.5cm
【*組套頁數】:4160頁
【*組套重量(公克)】:6800公克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錢和權的對決,官與商的交鋒!不被打倒的官場求生術是什麼?掌控天下的權力方程式怎麼算?
最原始的官場面貌赤裸裸呈現,最火爆的商場競鬥火辣辣上演!
無商不奸、無官不鬥?官鬥模式已經開啟 商戰攻略隨時開打
黑心商品、豆腐渣工程,沒有不黑,只有更黑!掏空資產、國庫通私房,沒有不賺,只有狠賺!
重大弊案瞞天過海、交保金額再創天價,案情果然不單純!
官字兩個口,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商字一張嘴,任憑指鹿為馬倒果為因!權力使人腐化,金錢令人迷失,誰被犧牲,誰會上位,其中包含了多少心機,又隱藏了多少的角力?為了權勢,不惜使盡各種手段;為了名利,可以拋下一切尊嚴!朋友或敵人沒有永久不變,勝利與慘敗只在一線之間!
 
作者簡介:
姜遠方,男,縱橫官場十年,後棄政從商。先後從事法律,外貿等行業。有多部中短篇官場小說發表於期刊雜誌。其長篇力作《官商鬥法》及《官術》,首發即網路點擊突破千萬,引起高度關注和網友的熱切追捧。被讚譽為「三十年來最壯觀的官場小說」。
 
內文簡介:
朋友或敵人沒有永久不變,勝利與慘敗只在一線之間!
無商不奸、無官不鬥?
官鬥模式已經開啟,商戰攻略隨時開打……
 
錢和權的對決 官與商的交鋒
看不見的黑手 道不盡的內幕
奸商、酷吏,哪個才是社會之惡?
金錢、權勢,哪樣才是罪惡之源?
政商名流,編織成一齣社會寫實劇!
大款貴婦,勾勒出一幅人性欲望圖!
 
政治人物搞的是權謀;商場人物博的是機會!
在愛情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
在官場中,不被拋棄的才是高手;
在商場上,不被取代的才是贏家!
官字兩個口,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商字一張嘴,任憑指鹿為馬倒果為因!
 
天子腳下的北京,設立了許多各省各地的駐京辦公室,這些駐京單位的工作內容,除了送往迎來,接待來自四處的貴客嘉賓或政要首長之外,身上兼具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招商引資,替自己的省市爭取最大的經濟效益。尤其在當前業績掛帥的年代,駐京辦的作用更是不言而喻。本書即是以一個駐京辦主任的角度,深刻描寫官場與商場最寫實的樣貌,勾畫了人性和欲望最強烈的一面,讓你看到不為人知的官商內幕。
傅華因介入社交名媛高芸和未婚夫胡東強的婚事,惹來胡東強的不滿,放話要找道上兄弟畫花傅華的臉,傅華於是透過劉康居中協調找對方前來談判,談判結果會如何?而兩人可謂不打不相識,在傅華與他坦承面對面談判後,加上傅華在驚險中救出差點身陷死亡危機的胡東強,讓胡東強從此對他心服口服,又在私人會所介紹他結識了一幫高幹子弟,一行人前往海川投資。這讓金達對傅華又有什麼意見?
 
 
 
【目錄】
第一章 兵行險棋
第二章 二代鬥富
第三章 知子莫若父
第四章 權力核心
第五章 買官遊戲
第六章 逢場作戲
第七章 優秀血統
第八章 禁忌之愛
第九章 爭風吃醋
第十章 心理博奕
第十一章 穩操勝券
第十二章 歷史重演
第十三章 節外生枝
第十四章 免職處分
第十五章 影響大局
 
【前記】
紙牌屋裏的秘密:巨款、權鬥、色劫現形記
 
《權錢對決》是全方面呈現當代中國官場、商界內幕和真相的精彩之作,佈局宏偉,情節生動。
作為中國權力中心的北京,設立了各省各地的駐京辦公室。雖然駐京辦主任的官階不大,但身為第一線的官員,卻掌握了最內幕的消息,得知許多機密的情報,或是政商名流不為人知的小道八卦;更因為跨足官商兩界,經常遊走黑白兩道之間,成為各派人馬積極拉攏的對象。
本系列故事是以東海省、海川市的「駐京辦公室」主任傅華為主角。他憑著優秀的學歷和突出的工作能力,被任命到北京擔任這個職務。在大陸高層政壇,各省市的「駐京辦」一直是各大諸侯與北京掌權當局合縱連橫的樞軸,初入政壇,他就像是誤入叢林的兔子,官場上走後門、弄關係、搞鬥爭的把戲,以及高官巨賈之間權錢交易、翻雲覆雨的作為,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都被傅華看在眼中。他不但是首當其衝的要角,也是官場上牽一髮動全局的棋子。
原任東海省第一把手、省委書記呂紀,與第二把手、省長鄧子峰都是權力鬥爭的高手,他們明爭暗鬥,而第三把手的孟副省長作惡多端,呂、鄧反而投鼠忌器。正如海川市第一把手金達、第二把手孫守義也是暗中傾軋,反而讓一干違法斂財的副市長興風作浪。
諷刺的是,這些高官們皆因涉入桃色風波而栽在女人手裡,小則失官,大則賠命,卻仍抵不過誘惑而中箭落馬。
市長金達原本與傅華交情非淺,然而,隨著金達在海川逐漸站穩腳步,私心漸露,加上身旁有心人的挑撥是非,兩人漸行漸遠,終成陌路。而傅華的學長賈昊更是利用在國銀公庫任職之便,與不法商人勾結,大鑽法律漏洞,玩弄金錢遊戲賺取暴利。
傅華夾在矛盾叢生的省、市高官之間,閱歷了官商鬥法、權錢對決的大風大浪,也目睹了色慾橫流、殺機頻現的「官場現形記」。
在瞬息萬變的政壇中,傅華利用身旁各種可利用的關係,為自己編織了一張強大的人脈網絡,包括海川市、東海省,甚至輻射到北京,這也成為他最佳的保護傘。
在情感之路上,他的感情生活亦是高潮迭起,十分精彩。深具女人緣的他歷經了兩次婚姻。前妻趙婷是通匯集團大企業家的嬌嬌女,使傅華在招商引資上得到許多助益;現任夫人鄭莉,則是出身紅色世家,是中共極高層元老的愛孫。
這些背景和人脈,讓傅華看盡商界爾虞我詐的一面和官商間鬥法的咋舌內幕,也不自覺地被捲入官場權錢對決的漩渦。
在官商的你來我往中,買官賣官不稀奇,爾虞我詐不奇怪,錢有了權的加持,立即無所不能;權有了錢的幫襯,更是如虎添翼。官商之間收紅包、拿回扣,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凡有工程必有弊案;銀彈加子彈是基本配備。小模、女星也可以是酬庸的一部分,只看如何投其所好而已。官與官之間的相捧相鬥,不過是權勢角力的考量罷了。正如同食物鏈上的生物一方面要捕食,一方面也得小心自己成為其他生物的食物一樣,官場與商場隨時上演著你死我亡、你上我下的戲碼,沒有永遠的朋友或敵人,只有利與不利的最大化結果。
官商勾結的重點其實並不是「勾結」,而是勾結的內容及如何勾結?官官也非不能相護,而是是否為故意包庇、蓄意放水?!好的官商合作,可以促進地方繁榮,形成雙贏局面;怕的是上下其手,商人大賺黑錢,官員中飽私囊,搞出一堆豆腐渣工程,留下的爛攤子,只好由全民買單。這些不法弊案暗藏了多少不當的利益輸送,是一般人看不見的無底黑洞。交保金屢創天價,代表的不只是富豪的身價,更是涉入案情的程度有多深!官商之間臺面下的運作,早已是不能說的秘密,端看誰玩得高明,玩得不著痕跡。小老百姓看到的只有神鬼如何交鋒:外神怎麼通內鬼!
性格決定命運,儘管傅華有很多機會可以往更高層發展或是轉戰商界,然而因為傅華擇善固執的個性及低調的作風,使他無意介入複雜的權勢爭奪,仍不改初衷,寧願守著駐京辦主任這個小官安於現狀;正因處於旁觀者的角度,讓他對高層的內鬥傾軋洞如觀火。
《權錢對決》正是深刻描寫了官場與商場最寫實的樣貌,勾畫了人性和欲望最強烈的一面,審時度勢、步步為營方為官場生存之道;強強聯合、內外雙贏才是商場不敗法則。在官商的舞臺上,還有多少不能說的秘密?看不見的臺面下,其中暗藏的交易有多黑暗?猶如一個無底黑洞,小老百姓看到的只有外神怎麼通內鬼、神鬼如何相互交鋒!只要官、商存在的一天,權錢對決的戲碼永遠不會落幕。
 
【試閱】
北京。晚上七點。
由於傅華介入「天策集團」少東胡東強與未婚妻高芸的婚事,胡東強懷疑高芸與傅華有染,心生不滿,放出話來要找人對他不利;因而傅華拜託黑道老大劉康,請他居中聯絡對方,打算兩人面對面解決此事。
傅華按約定時間準時出現在「清心茶館」。他報了白七的名字,服務員把他領進一個大包廂,包廂裏已經有了不少人。
傅華看到主位上坐著一個五十左右歲,有些乾瘦,眼神卻很尖銳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後站著兩名體型彪悍的大漢,像是中年男子的保鏢。
中年男子的左手邊坐著胡東強和一個三十多歲留著長髮的男子,在胡東強和長髮男子的身後也站著幾名打手型的壯碩男子。中年男子的右手邊則是空著的,想來是虛位以待等著傅華的到來。
傅華心中猜測主人位子上坐的那個人,就是白玄德白七,而坐在胡東強身邊的長髮男子應該就是蘇強了。
胡東強看到傅華,眼睛惡狠狠地瞪了他一下,不過當著白七的面,他不敢做什麼。
傅華進門後,白七抬起頭來看了看他,有點驚訝的說:「你是一個人來的?」
傅華笑笑說:「是啊,我又不是來打群架的,要那麼多人幹什麼。您就是白玄德白董吧?」
白七客氣地說:「叫我老七就可以了,傅先生,你敢一個人來,我很佩服。請坐吧。」
傅華就去空著的位子上坐了下來,說:「謝謝白董幫我安排這次見面。」
白七笑笑說:「傅先生客氣了,你這個謝字我可受不住,這是劉爺安排的事情,我老七肝腦塗地也要做到的。」
傅華感謝說:「一碼歸一碼,你這份情我是要領的。現在白董,可不可以給我個機會,讓我跟這位胡東強胡少說幾句話呢?」
白七笑笑說:「請吧。」
傅華就對胡東強說:「胡少,有些事可能是我讓你丟了面子,這樣吧,我當著今天這麼多朋友的面給你端茶道歉,希望你大人大量,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可以嗎?」
傅華說著,便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然後雙手端起遞向胡東強,說了一聲:「對不起了,胡少。」
胡東強惡狠狠地瞪著傅華,說:「姓傅的,哪有這麼簡單,現在全北京都知道我的未婚妻跟你睡了,我栽多大的面子啊?你一杯茶就想把這件事糊弄過去了嗎?妄想!」
見胡東強不接茶杯,傅華將杯子放了下來,看著胡東強說:「胡少,那你想怎麼樣呢?」
胡東強蠻橫地說:「按我的心思,我非廢了你不可,但是今天這件事情你找了白董,白董這個面子我是要給的。你要我原諒你不是嗎?可以,你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然後再說對不起,我就放過你。」
白七有些不高興的看了看長髮男子,說:「蘇強,胡少這要求可是有點過分了啊。」
蘇強陪笑著說:「白董,我不是不給您這個面子,但是今天這件事我也很為難。本來這單活我都跟胡少敲定了,但是您發話,我不敢不聽,不過這位傅先生跟胡少有奪妻之恨,我也得照顧一下他的面子,一杯茶我感覺是有點太輕了點。」
白七協商說:「蘇強,道上的規矩,端茶認錯誠意已經很夠了,你難道真的要傅先生給胡少跪下磕頭嗎?」
傅華衝著白七笑笑說:「白董,您不要為難,這件事還是讓我跟胡少兩人自己解決吧。」
白七看了看傅華,傅華示意他能夠處理好,白七就點點頭說:「行,你們自己處理。」
傅華轉頭看著胡東強,冷笑一聲說:「胡少,你別欺人太甚了,我給你端茶說對不起,是不想再跟你繼續這麼糾纏下去,你以為我怕你嗎?上次你找人打傷我,砸了我的車,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今天正好一起把賬算清楚。」
胡東強有恃無恐的說:「傅華,你還挺囂張的啊,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跟我算這筆賬。來啊,今天不跟我算清楚,你就是個孫子。」
傅華冷靜地說:「你別急,聽我慢慢跟你說。高芸的事你能怪我嗎?你自己花天酒地,沒能力管住未婚妻,你怪誰啊?男女之間的事本是你情我願的,人家不願意跟你,你自己不檢討一下,卻把責任怪在我頭上,你算什麼東西啊?」
「你!」胡東強氣急了,指著傅華的鼻子罵說:「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啊?」
「哼,你吹什麼牛皮啊,」傅華冷笑說:「你要有那份膽量,早就跟我當面單挑了,也不用躲在人家背後偷著算計我。」
「你這傢伙跟我叫板是吧,」胡東強氣呼呼地叫道:「我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姓胡!」
「來啊,我就在這裏,」傅華回嗆道:「你們誰帶著刀了,給他一把,讓我看看他有沒有膽量弄死我?!」
白七一看雙方要硬著來了,趕忙攔阻說:「我約大家來,是解釋誤會的,可不是讓你們來拼命的。蘇強,你快說說胡少。」
蘇強陰笑了一聲,說:「白董,這火可不是胡少一個人煽起來的。」
傅華看了眼白七,鎮定地說:「白董,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你讓我來處理吧。」
白七擔心地說:「傅先生,你可別鬧得太大,要不然我跟劉爺可不好交差。」
傅華笑說:「白董放心好了,事情鬧不大的,給他膽他也不敢的,他只會躲在人背後,可沒站出來的勇氣。」
「你×的,」胡東強再也壓不住火氣了,跳起來就想揮拳去打傅華,卻被蘇強一把給攔住了。白七在這裏,蘇強總要給白七幾分面子,起碼不能讓自己這方先動手。
傅華這時衝著胡東強嚷道:「姓胡的,你的拳頭是弄不死我的,找把刀來衝著我這裏來啊。」
說著,就撩起了上身的衣服,指著胸膛的位置嚷道:「來吧,衝這裏來!」
在場的人包括白七、蘇強都愣住了,因為他們看到傅華身上的一條條疤痕。
他們平時都是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知道傅華身上的這些疤痕都是刀傷造成的,看傅華的眼神就變了,心說:原來這個姓傅的是個亡命之徒啊,難怪他有膽子單刀赴會。他們哪知道傅華身上的這些刀疤其實是當初John因為趙婷的緣故而捅的,並不是傅華跟人拼命留下來的。
胡東強家世顯赫,從小就嬌生慣養,他衝向傅華只是一時的氣憤,哪裡敢真的要傅華的命,現在看到傅華身上疤痕累累,不由得就怔住了。
傅華卻還在叫嚷著:「胡東強,來啊,為什麼不敢來啦?我死過不止一回了,什麼凶人沒見過,還會怕你這種大少爺?!不敢來了是吧,那輪到我了。」
傅華說著,一隻手端起之前倒好的那杯茶,說:「胡東強,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這杯茶你喝了,我們之間就什麼恩怨都一筆勾銷。你如果不喝的話,那以後我們就各憑本事吧。你能找人花我的臉,我也能找人廢了你,看看到時候是你這大少爺的命硬,還是我這條爛命硬。」
胡東強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讓他花錢找人教訓傅華他是可以的,但是要跟傅華玩命,他就沒這個膽量了。剛才他之所以敢衝向傅華耍狠,完全是因為他身邊有蘇強和蘇強的小弟在,給他壯了膽子。
白七是老江湖,看胡東強的樣子就知道胡東強心裏已經認輸了,這時候就該他出來打圓場了。
他笑著伸出手來,接過傅華手中的杯子,然後遞給胡東強說:
「胡少,我白七今天約你和傅先生來,是想化解這場誤會的,其實說起來大家都是朋友嘛,我可不想你們再鬥下去了。現在這個社會是經濟社會,打打殺殺的多沒意思啊,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賺點錢呢。你就給我個面子,喝了這杯茶吧。」
白七邊說邊用眼神示意蘇強讓他勸一下胡東強。蘇強看出傅華也是不好惹的,他聽白七說過那個劉爺是個什麼樣的人物;他雖然不在道上混了,卻是道上的傳奇人物,傅華如果真的要動用起劉爺的力量來,恐怕就連他也不是對手。
蘇強就有些畏縮了,再加上白七的面子也不好駁,白七現在又給他和胡東強臺階下,這時候就不好再繃下去了。他便對胡東強說:「胡少,白董都這麼說了,你還不趕緊接下來。」
胡東強看看這個場面,如果不接這杯茶的話,恐怕連白七和蘇強都會被他得罪的,他也沒有膽量真的去跟傅華玩命,就點點頭說:「行,我就給白董這個面子。」說著,就從白七的手中接過茶杯,一口將杯中茶給喝了。
傅華在一旁說:「多謝胡少大人大量了。」
白七看胡東強喝了茶,傅華也很知趣的感謝了胡東強,今天這個場面算是圓滿揭過了,就笑笑說:「這就對了嘛,既然胡少已經喝了傅先生道歉的茶了,那你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就此一筆揭過。以後誰也不許再去找對方的麻煩,否則我白七第一個就不會答應的。好了,大家都坐下來吧。」
眾人就重新在桌子旁坐了下來,白七端起茶壺給眾人斟上了茶,招呼說:「來喝茶。」
眾人各自喝了一口,白七又笑笑說:「我和兩位今天也算是認識了,有時間去我那裏玩吧。」
傅華趕忙說:「今天多謝白董了,有時間一定會去拜訪您的。」
胡東強也說了幾句客套話。
白七看看傅華,他對傅華今天處理事情的方式很是欣賞,覺得傅華有禮有節,就笑笑說:「誒,傅先生,我以前怎麼沒聽劉爺說過你啊?」
按照白七的理解,傅華既然跟劉康很熟,身上還一身的刀疤,應該是在道上混過的才對,可是他從來沒聽說過道上還有傅華這號人物。
胡東強在一旁譏諷的說:「白董大概是以為他是混道上的吧,其實他是正經八百的官員,海川市駐京辦的主任。只是不知道他這一身的傷疤是怎麼搞出來的。」
白七怔了一下,他還真沒想到傅華的身分居然是政府官員,但是那一身的傷疤又不是假的,今天的表現又像極了一個亡命之徒,真是讓人不解啊。不禁搖搖頭說:「傅先生還真是能文能武啊,難怪劉爺會說你是他的忘年交了。」
傅華笑笑說:「也不是了,我什麼能文能武啊。」
閒聊幾句之後,傅華因為跟白七這些人也不熟,沒什麼太多的話題可談,就提出告辭;白七見事情已經解決,跟劉康可以交代過去,也就沒挽留傅華,放他離開了。
 
傅華出了茶館,被風一吹,才感覺到後背上涼颼颼的,已經被冷汗濕透了。
原來他之跟胡東強做出要拼命的架勢,還亮出一身的傷疤,是在兵行險棋。對胡東強這種紈褲子弟,如果不讓他真正感到恐懼的話,他還會無休無止的找麻煩的。他要胡東強覺得他是一個敢玩命的亡命之徒,就是想要胡東強對他感到恐懼,不敢再來找他的麻煩。
傅華正要打開車門上車,就看到胡東強帶著兩名保鏢也走了出來。蘇強留在裏面跟白七喝茶,並沒有跟出來。
看到傅華還沒離開,胡東強稍微怔了一下,腳步也停頓了一下,隨即眼神看向別的地方,徑自向他的車走去。
雖然可以確定胡東強以後應該不會再來找他麻煩了,但是傅華卻覺得這樣似乎還有不足之處。他跟胡東強之間的心結並沒有完全解開。胡東強真正可怕的並不是找人威脅他的人身安全,而是胡家在白道上強大的權勢。
如果讓人知道他開罪了胡家,以後他這個海川市駐京辦主任再去跟各部委做什麼交流,估計就會受到一些不知道來自何方的有形無形的阻力。這對傅華來說並不是件好事,他的工作是運作人脈關係的,自然希望能廣結善緣,少樹敵。
多個朋友多條路,多個敵人多堵牆,於是傅華衝著胡東強喊了句:「胡少,等一下,我有話跟你講。」
胡東強聞言愣了一下,警惕的看著傅華,他對傅華心中有幾分敬畏,不管是什麼原因,傅華身上那麼多的刀疤都說明這傢伙是闖過鬼門關的人,這種人可不好惹。
胡東強語帶緊張地說:「姓傅的,你還想幹嘛?我提醒你啊,剛才你當著白董的面可是做了保證不會再找我的麻煩的,你如果現在對我不利的話,白董可是不會答應的啊。」
傅華聽出胡東強一副怕了他的口吻,心裏暗自好笑,看來這種紈褲子弟還真是欺軟怕硬,這麼慫還想跟他鬥,簡直是不自量力。
傅華笑了笑說:「胡少,我不是要找你的麻煩,我是有兩句話要單獨跟你講,可以嗎?」
胡東強用疑惑戒備的眼神看了看傅華,說:「你想說什麼?」
傅華走到胡東強的面前,誠意地說:「胡少,首先,本來這件事我是可以找令尊來解決的,但是後來一想,但是後來一想,大家都是年紀差不多的人,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沒必要去驚動長輩。」
傅華從上次胡瑜非對胡東強安排人伏擊他很不滿的態度上,看出胡瑜非是不喜歡胡東強搞這些牽涉黑道上的事的,想來今天的談判,胡東強也不願意胡瑜非知道。傅華這麼說是在告訴胡東強,不論玩正的還是玩邪的,他都不怕胡東強。
胡東強卻沒領會他的意思,說道:「你想拿我爸威脅我?我跟你說,你別太過分啊。」
這傢伙還真是怕他的父親,傅華笑笑說:「我不是想威脅你,而是說我們實際上年紀差不多,可以做朋友,沒必要非成為仇敵的。」
胡東強冷笑一聲說:「你覺得我們現在這樣還可以做朋友嗎?」
傅華笑說:「為敵為友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等你冷靜的想一想之後,你就會知道你現在跟我計較的,根本是不值一提的東西。別說高芸跟我沒什麼,就算我們有什麼,你胡少會因此找不到老婆嗎?還是說你們胡家缺了和穹集團這部分資產就不行了?至於面子,我已經跟你倒茶認錯了,面子已經做給你了。」
胡東強雖然沒說話,但是心裏卻不得不說今天傅華在占盡優勢的前提下,仍然給他倒茶認錯,是充分照顧到了他的面子的,他的態度就就有些軟化了。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