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套書專賣店系列
書系編號:Ba018
書籍名稱:官商鬥法第2輯(全套共20本)
作  者:姜遠方
編  者:
定  價:$3,980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裝箱)
ISBN:978-986-352-573-8
原印條碼:978-986-352-573-8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7.15
【*組套尺寸: 長×寬×高(公分)】33.6*23.3*21.5cm
【*組套頁數】:5184頁
【*組套重量(公克)】:8600公克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官場文化另一章 官商內幕大揭密
東北有三寶,官場也有三寶?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在官商之路上,你需要的是高人、貴人還是女人?
懂得玩弄權謀心機的人才能在官場生存?沒金錢後援又沒人脈,注定只能商場失意?官場上玩的是權謀,商場上玩的又是什麼?權力的障眼法該如何運用才是最高境界?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作者簡介:
姜遠方,男,縱橫官場十年,後棄政從商。先後從事法律,外貿等行業。有多部中短篇官場小說發表於期刊雜誌。其長篇力作《官商鬥法》及《官術》,首發即網路點擊突破千萬,引起高度關注和網友的熱切追捧。被讚譽為「三十年來最壯觀的官場小說」。
 
內文簡介:
名利是一條不歸路,要成功只能鑽門路?
官商之間究竟是共存共生還是互相鬥法?
 
打通政商二脈;經營最高境界!
左右逢源縱橫官道,贏得先機才是商道!
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 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官與商鬥,互別苗頭;商與官鬥,盡見真章!
 
小三、小秘,哪一個是突破心防的致命武器?
金卡、房卡,哪一個是打通關節的最佳利器?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
絕對不能碰觸的官場大忌有哪些?
保證官運一路亨通的竅門是什麼?
 
※商場智慧語錄:「打造百年企業,守是守不住的,必須走在變化之前,持續創新。」——「現代管理學之父」彼得‧德魯克
 
人生不能重來,只能掌握當下,盡力去達成設定的目標。傅華在歷經了人生中幾個重大打擊後,再度重新力圖振作,而海川官場也隨著穆廣殺人案的浮出水面,人事又有了一番變動。新上任的海川副市長孫守義背景雄厚,因而被空降到海川接任穆廣之位,一向在中央工作的他,能適應海川不同的作風嗎?正當他想趕快融入新環境,展開一番作為之際,竟遇上了地方惡霸孟森的刻意挑釁,不但在他面前無比強勢,更在孫守義的情人林珊珊面前示威,讓孫守義一上來就遇到棘手不已的頭痛狀況,他該如何化解這個危機?是正面衝突?還是選擇與其同流合污,與惡勢力妥協?
 
 
【目錄】
第一章 粉紅誘惑
第二章 億萬千金
第三章 魚與熊掌
第四章 利益共同體
第五章 鹹魚翻身
第六章 最難選擇題
第七章 冒險行為
第八章 保護傘
第九章 公開宣戰
第十章 對立陣營
第十一章 夢中情人
第十二章 下馬威
第十三章 障眼法
第十四章 微妙變化
第十五章 宿命論
 
 
 
【試閱】
過了一會兒,傅華總算把手頭的工作給處理完,看看時間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候,正準備離開辦公室去餐廳吃飯。突然有人敲門,沈佳推門進來了。
傅華趕忙站了起來,招呼道:「沈姐,你怎麼來了?」
沈佳笑笑說:「怎麼,不歡迎我來?誒,傅華,你辦公室裏這麼香,一定是有個美女藏在這裏,是不是被我正好撞上了,怕我告訴鄭莉啊?」
傅華叫屈說:「哪有什麼美女啊,我這辦公室就這麼大,沈姐你看,哪裡藏得下一個美女啊?這不到中午了,我正準備吃飯去呢。沈姐你這時候來,一定沒吃飯,走,一起去餐廳吃飯吧?有什麼事情我們邊吃邊聊,我忙了一上午,還真有點餓了。」
沈佳搖搖頭,笑說:「不對,你別想把我支開,這個香水味道絕對不會是你身上的,一定有美女來過了。你這麼急著把我支開,來的美女是不是你的什麼情人啊?」
傅華說:「沈姐,你可別冤枉我,我哪有什麼情人啊?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傳到小莉耳朵裏,還不殺了我啊?!剛才倒是有一個美女來過,是那個林珊珊,她在這裏待了一會兒,嫌無聊就先走了。」
聽到林珊珊這個名字,沈佳臉色變了一下,心說:難怪這個香水味這麼熟悉。
再一次聞到這個味道,她的記憶被喚醒了,這個味道她曾經在孫守義身上聞到過,這件事一直是沈佳心中的一個結,她找不到能夠解開這個結的合理解釋。
除非……,一個可怕的想法在沈佳腦海裏浮現了出來。
不,守義一定不會那麼做的,沈佳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是十分相信丈夫的,絲毫不懷疑丈夫對她的忠誠,因此她覺得自己產生這個念頭很不應該,這有點褻瀆了他們夫妻之間真摯的感情。
傅華看沈佳若有所思在那兒發呆,就問說:「怎麼了沈姐,你在想什麼啊,你不會以為我跟林珊珊之間有什麼吧?拜託,她來我這裏,完全是大小姐閒得沒事無聊的,跟我可沒什麼關係啊!」
沈佳被傅華的話從沉思中驚醒過來,她笑了笑說:「放心,你是什麼人我還不知道嗎,我不會把你跟林珊珊扯到一起去的。」
沈佳心裏暗道:傅華啊,我可沒把你跟林珊珊想到一起,我想的是我的丈夫孫守義啊!可是這些事情我是不能跟你說的。
傅華聽了說:「那我就放心了。走吧,我們先下去吃飯。」
沈佳說:「行,我也有點餓了。」
兩人就到樓下餐廳去,隨便叫了幾個菜。
傅華看了看沈佳,說:「沈姐,你還沒說你怎麼過來了呢,不會是又來問我孫副市長在海川的情況吧?」
沈佳笑著點了點頭,說:「傅華,我還真是為了守義來的。你可千萬別嫌我煩啊,主要是守義每次打電話回來,都說他在海川的工作很順利,沒什麼問題。」
傅華說:「孫副市長說沒問題,這還不好嗎?」
沈佳說:「可是不應該沒什麼問題的,他面對的是一個全新的環境,一去就遇到了那個叫什麼孟森的人跟他搗亂,怎麼會工作很順利呢?他這種報喜不報憂的做法反而讓我很擔心,是不是他在那邊有什麼麻煩了?」
傅華不好戳破孫守義的謊言,便說道:「沈姐,孫副市長最近工作確實做得很順利。」
沈佳看了看傅華,懷疑地說:「真的嗎?我總覺得事情不會這麼順利的。」
傅華看沈佳半信半疑的樣子,便笑著說:「當然囉,我剛才還跟孫副市長通過電話呢。你不知道,他已經要求公安局長對孟森進行懲處,結果把公安局長給逼得裝病住院了。雖然懲處孟森的事還沒做成,不過孫副市長的威信已經在海川樹立起來了。」
沈佳愣了一下,笑說:「你們的公安局長怎麼這麼慫啊,竟然被逼到住院了?」
傅華笑笑說:「他兩邊都惹不起,只好裝病避開了。」
沈佳又說:「那孟森的事情怎麼辦呢?」
傅華心說:這個女人還真是不好糊弄,孫守義娶了這樣一個老婆也是夠嗆,什麼事情都要管到底,一般男人可不會太喜歡這樣的女人的。
傅華笑笑說:「雖然還沒徹底解決,可是孫副市長也算是有了一個好的開頭,孟森經過這一次,一定會在孫副市長面前收斂些的。沈姐,孟森這個人在海川根基深厚,要想徹底剷除他,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辦到的,你是不是可以給孫副市長一點處理的時間啊?」
沈佳對傅華的話有些敏感,她說:「傅華,你是不是覺得我把守義逼得太緊了?」
傅華含蓄地說:「也不是,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孟森的事確實不是一件很好辦的事情,要想徹底處理,確實需要時間。」
沈佳點點頭,說:「你說的也有道理,可能是我在家裏閒著沒事,想得太多了一點吧。」
傅華笑說:「我看是孫副市長去了海川,沈姐想他了吧?」
沈佳點了點頭,說:「可能是吧,我現在有時在想,讓守義跑那麼遠究竟是對是錯啊?」
傅華說:「這有什麼對錯啊?是你想要的就是對的。」
沈佳感慨地說:「可是我現在覺得這可能並不是我真的想要的。傅華,你知道嗎,有時候看你們夫妻卿卿我我的樣子,我心裏真是羡慕,這個時候我就會想,如果沒有讓守義跑那麼遠,是不是我們也能像你們一樣快樂?」
看來再強勢的女人也有她軟弱的一面,傅華心中暗自搖了搖頭,做什麼或者不做什麼,都是一個人的選擇;選擇了功名,可能就要在家庭溫情方面受損失,魚和熊掌是無法兼得的。
就沈佳和孫守義這對夫妻而言,孫守義去海川做常務副市長,也許更多是沈佳的主意,沈佳現在這樣,多少也有些自作自受的意味。
傅華安慰說:「沈姐說笑了,我和小莉有什麼好羡慕的,這是我沒出息,才會老是守在老婆身邊。」
沈佳說:「話不能這麼說,有時候想一想,人生短短幾十年,那麼拼命幹什麼啊?可能剛拼到手,就到了放手的時候了。還不如夫妻倆守在一起,還能多過些舒心的日子。」
傅華笑了笑說:「沈姐,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悲觀啊?」
沈佳被傅華這麼一說,也覺得今天自己真的是有些異常了,也許是被林珊珊身上的那個香水味道鬧得吧。
林珊珊的香水味在她腦海裏一直揮之不去,老是頑固不停的冒出來,讓她無法釋懷。
她看了看傅華,說:「傅華,你感覺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傅華說:「我覺得沈姐你是個做什麼事情都很有主見的人。」
沈佳說:「那是我家裏環境自小對我的薰陶,我父親是一個雷厲風行、做事很果斷的人,我從小看他處理事情,不知不覺也就染上了他做事的習氣。有時候我看到別的女人小鳥依人的靠在丈夫身邊撒嬌,就會覺得自己根本不像一個女人。可是我的個性就是這個樣子,想改也改不了。傅華,你跟我說實話,你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我,你覺得我這個女人可愛嗎?如果我們有機會走到一起的話,你會娶我嗎?」
傅華被問得有些尷尬,沈佳是很有氣質和風度,但是男人選擇老婆,要求的更多的是女人的樣貌和體貼溫柔。家庭是男人的避風港,男人會希望自己得到女人的溫柔體貼,讓身心很好的休息,而不是被女人管東管西,被女人指揮著奮鬥他的事業。
從這個角度上講,傅華一點都不覺得沈佳可愛。沈佳的個性根本就讓他感受不到女人的柔情,如果他娶了沈佳這種女人,他的家庭生活只能是外面社會的延續,而非可以遮擋壓力的港灣。
傅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沈佳的問話,如果說可愛,那明顯就是說謊;可如果說不可愛,那又讓沈佳很沒面子。他左右為難了。
沈佳看傅華為難的樣子,諒解地說:「好了,你不用回答我了,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傅華突然明白為什麼沈佳會一直那麼關心孫守義工作上的事情了。孫守義和沈佳這對夫妻明顯就是政治夫妻,孫守義長得那麼帥,如果不是衝著沈佳的家族背景,根本就不會娶沈佳的。
所以沈佳這麼關注孫守義的工作,其實是她維持跟孫守義關係的唯一辦法,她給不了孫守義柔情,就只能在工作上儘量給予孫守義幫助,這樣子,孫守義起碼可以感受到她的作用。利益就是他們之間的共同語言。
原本傅華覺得在這對夫妻之間,累的應該是孫守義,這時候他才感覺到,沈佳可能才是更累的那一個。
傅華覺得自己的態度可能讓沈佳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便笑笑說:「不好意思啊,沈姐,你還是有你可愛的地方,我是俗人,可能對表面上的東西追求的更多一點吧。」
沈佳笑笑說:「你別解釋了,傅華,這不怪你,男人大概都是這麼想的吧。」
傅華說:「男人也不都是這樣啊,沈姐,孫副市長就是例外啊,我看你們夫妻感情挺好的。」
「對啊,守義是對我挺好的。」沈佳不置可否地說。
這時菜陸續送了上來,傅華便說:「我們吃飯吧,沈姐。」
兩人開始吃起飯來,沈佳也不再問起孫守義工作上的事情,她把話題轉到了林珊珊身上。
「傅華,這個林珊珊經常會來找你嗎?」
沈佳問起林珊珊,傅華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他想沈佳只是把林珊珊拿出來作為閒聊的一個話題而已。
傅華說:「是啊,她經常過來,我這裏快成了她的休息站了,她只要經過這裏就會上來一趟。」
沈佳曖昧的說:「林大小姐是不是在暗戀你啊?」
沈佳心中希望傅華說是,這樣她心裏也許就會好過一點。因為如果林珊珊喜歡的是傅華,那她跟孫守義之間就不會有那種關係了,她就可以排除孫守義跟林珊珊之間有什麼的這種懷疑了。
但是沈佳馬上就失望了。
傅華說:「這個林大小姐才不是喜歡我呢,她只是把我當做一個好朋友而已。」
沈佳好奇地問:「那她每次來找你,都跟你聊些什麼啊?有特別聊到海川的某些人或事嗎?」
沈佳忍不住試探著想要在傅華這裏尋找林珊珊跟孫守義之間可能存在著的蛛絲馬跡,她認為林珊珊經常跑來駐京辦如果只是關心海川的某些人,特別是某個特定的人,那她肯定是跟這個人有關聯的。
但是沈佳同樣失望了,傅華笑了笑說:
「沈姐,你這麼問就是你還不瞭解這個林大小姐,她是什麼人啊,中天集團的女公子,成天遊手好閒慣了,怎麼會去關心海川的什麼人或者事呢?她根本就不關心中天集團的業務,不說別的,中天集團現在想要跟海川一家地產公司合作在海川發展項目,她來這麼多趟,從來都沒問過與項目相關的事。」
沈佳不禁說道:「那她跑來幹啥啊?總不會是光跟你聊天吧?」
傅華笑笑說:「她每次來,總是有話就聊一下,沒話可能就閒坐一會兒,悶了就自己離開了,所以我覺得她來我這並沒有什麼目的,純粹是因為無聊來打發時間的。」
傅華說來說去,並沒有說到任何孫守義與林珊珊之間有什麼聯繫的事情。沈佳沒有找到想要的答案。
但儘管是這樣,沈佳心中卻並沒有打消對兩人的懷疑,相反,她的疑竇更深了。
如果兩個人私下一點聯繫都沒有的話,林珊珊身上的香水味又怎麼會跑到孫守義身上去呢?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