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4)
書系編號:Xg007
書籍名稱:史上第一混亂(卷7) 前世因果(卷8) 王者之戰
作  者:張小花
編  者:
定  價:$270元/單本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723-7
原印條碼:978-986-352-723-7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8.20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所謂的前世今生、因果循環是怎麼回事?原來不只是人會有前世糾葛,朝代與朝代的更替竟然也暗藏著因果關係,在人間期滿、陸續回歸的歷史名人是否會因穿越期間的經歷導致歷史改寫呢?已經夠混亂的狀況還能再怎麼混亂?
※前世是死對頭的項羽和劉邦來到現代,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他們的心結該如何打開?行刺秦始皇失敗的荊軻,兩人在今世重逢,竟能盡釋前嫌、和平共處一室?逆時空穿越,古人也跳Tone!徹底顛覆你的歷史知識!
※年度最受歡迎網路怪才作家張小花另一絕倒眾人、腦力大開的爆笑經典小說!作者發誓亂不驚人死不休,混到極致亂到崩潰的神穿越搞笑劇混亂上演,徹底顛覆傳統穿越小說!
※書中人物個個都是歷史上叱吒江湖的狠角色,高顏值,夠大咖,絕對令你血脈賁張的超狂亂作!網路排行榜第一名,在網上掀起一股搞笑風暴。網友評此書之於穿越小說,相當於《鹿鼎記》之於武俠小說。

作者簡介:
張小花,男,閱文集團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這一代的武林》、《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內文簡介:
亂世出英雄   英雄怕搗亂
古人也來亂   史上最混亂

不怕豬隊友,只怕沒對手;
不怕你來亂,只怕不夠亂!
張飛打岳飛,打得滿天飛:
項羽花木蘭,莫名送作堆?

三桂虞姬竟同框,荊軻秦王也來亂!
劉邦李白還搞粉絲見面會?
司馬遷的《史記》到底是會不會?!
人生難得幾個秋,不笑不罷休:
人生不過幾個妞,不亂不退休!
歷史名人群集現代,且看強哥如何搞定!
李世民、趙匡胤、成吉思汗、朱元璋——唐宋元明四大朝代最有影響力的領袖或皇帝都到我這來了!

時光荏苒,穿越客戶為期一年的回歸時間陸續到來,一年多的相處下來,大家早已培養出一種無可取代的革命情感,原本仇人相見誓不兩立的緊張關係也隨之煙消雲散。然而,天道循環自有一定軌跡,個人與朝代的更替都是一種因果關係,如果荊軻不再刺秦王,項羽劉邦不再爭王,人類歷史將會改寫,為了阻止這種事情發生,倒楣的小強又被派了任務,他真的能阻止歷史發生異變嗎?

【不混亂便利貼】聶隱娘與空空兒——出自唐傳奇,聶隱娘是魏博節度使田季安部下聶鋒之愛女。十歲時被一比丘尼綁架,學成高超武藝後,田季安便聘其為左右手。由於田季安和陳許節度使劉昌裔不睦,便派隱娘前去刺殺。隱娘反改投劉昌裔帳下。田季安不甘,派高人空空兒前來,空空兒未能得手,飄然而去。

【目錄】
第一章 空空兒
第二章 交換人質
第三章 即刻救援
第四章 劍神蓋聶
第五章 超級VIP
第六章 以毒攻毒
第七章 回歸信號
第八章 前世因果
第九章 一笑傾城
第十章 我不是妖怪

 

內文精摘:
這天,我正一個人靠在沙發裡抽菸,經歷了這麼多場分別,並不能像傳說中的那樣變得麻木起來,相反,心在嘩嘩流血——我總感覺他們並沒有離開我,一閉上眼,彷彿就看見秦始皇抱著他的遊戲機,二傻把收音機捂在耳朵上,李師師像小妹妹一樣依賴著哥哥們,而項羽則落寞地一個人走著,對誰都愛理不理,然後他們一起看著在門口曬太陽的我放聲大笑……
我正沉浸在傷感的情緒裡,忽然聽到有人敲門,我心一動,一個箭步躥到門口,猛地打開。門外,劉老六和何天竇並排站在我面前,頓時詫異道:「你們兩個什麼時候搞到一起了?」
何天竇和劉老六怎麼會一起出現在我面前?這兩個人,或說這兩個神,他們好像應該不共戴天才對呀。
劉老六表情凝重地走進屋裡,拿起桌上的菸盒抽出根菸叼在嘴上,何天竇坐在他對面,也是一語不發。我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道:「說吧,你們倆是怎麼勾兌到一塊的?」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何天竇衝劉老六微微點了點頭,表示先由自己來說。
何天竇正色道:「我們倆的關係不是最重要的,雖然時間不多了,但我還是得把前因後果跟你說明白。小強,你知道我是誰麼?」
我說:「我只知道你當過神仙。」
何天竇忽然問了我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在認識我們之前,你相信這個世界有神仙嗎?」
我乾脆地說:「不信。」
何天竇道:「不信就對了,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個世界確實沒有神仙,也不應該有神仙。」
「什麼意思?」
「在你們眼裡,神好像是高高在上可以主宰一切的,其實不是,天庭和人間就像兩個國家,必要的聯繫會有一點,但本質上還是各過各的,不管什麼目的,神仙下凡這本身就是一件很犯忌諱的事情。」
我呆呆道:「這又是為什麼?」
劉老六插口道:「你想過沒有,如果神仙可以隨便下凡,固然有些神是抱著伸張正義、鋤強扶弱的目的來的,可也免不了有那一味貪圖享受的,在人間他們完全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他們要想當皇帝那簡直太容易不過,而且這還是真正的萬世帝業,就算他們殘暴無道也沒有人能反抗得了——當然,我們神仙大多素質很高,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但保不準……」
何天竇接口道:「劉老六的意思是:要想讓神仙不下凡,光靠自覺是不行的,所以天庭給通向人間的入口加了很厲害的封印;而且明文規定,如有特殊情況需下界者,必須經過政府六十九個部門的審核,十三位官員乃至更多人的面試,最後還有最重要的一條:下界以後不得使用法力,雖然下界的神仙也不會有多少法力可使用,我們會把他的法力都收走,還要重重檢查。」
我不耐煩道:「你們跟我說這麼多究竟是什麼意思?」
「說這些就是要讓你明白,天界和人界是兩個完全獨立的世界,絕對不應該有接觸,誰也不能騷擾誰,神仙並不是萬能的。」
說到這裡,何天竇忽然無比鄭重起來,他加重語氣說,「因為在人界和天界之上,還有一種力量叫天道!」
我急忙坐正道:「呀,這個我感興趣。」
何天竇不理我,繼續說:「天道於我們,就跟神仙和人是一樣的,它似有似無,能力凌駕在我們之上,卻又跟我們相對無擾。而天道的作用就是監督天人兩界的平衡,只要一有神仙下界,天道也隨之覺醒,一但有神仙犯下忤逆的罪行,天道會連整個天界一起懲罰!」
我興奮道:「那你和劉老六跑下來做什麼?」
何天竇苦笑道:「這就又該說回到我身上了,我的具體身分是掌管人界軸的神仙,我不隸屬於天庭任何部門。」
我知道重點到了,忙問:「什麼是人界軸?」
「人界軸其實就是人間的一舉一動,大到朝代更迭,小到每一個百姓的喜怒哀樂,都能在上面反應出來,掌管人界軸的神仙被稱為天官,他並不能由別人任命也不能由眾人選舉,而是根據天道的某些指示從眾神中尋找出來的……」
我說:「我明白了,把天界比做人界的話,你相當於天庭的神職人員!」
何天竇哭笑不得道:「我這神中神其實並沒有什麼實權,但地位真的很高,我是完全可以和整個天庭——也就是天界政府相提並論的人。」
「嗯嗯,相當於教皇和國王這哥倆。那你每天對著人界軸都幹什麼呢?」想到這,我忽然寒了一個,照何天竇說的,那我和包子親熱的時候是不是上面也能看到啊?
何天竇大概猜到了我心裡的齷齪想法,瞪了我一眼道:「也不是每天看,偶爾去看一下就行,這麼做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瞭解和監督人間有沒有偷偷下凡的神仙,在沒有觸動天道之前,我們會派人把他像抓偷渡客一樣抓回來,不過在那麼嚴密的措施下,這種情況還一次也沒發生過,所以我這天官乃是一個大閒職。」
我問:「人界軸什麼樣?」
「像根尺一樣,上面有刻度,每一個刻度都代表一個朝代,一段歷史。」
「嗯,然後呢?」
何天竇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然後就出事了。」
劉老六這時也露出複雜的神情,跟著嘆了一口氣。
何天竇道:「你要知道,那人界軸放在那,就好像一根豎著的試管,最頂端長長的一段是人類的蠻荒期,從炎黃二帝開始有了精確的刻度,然後一度一度下來,夏商周秦漢這樣,人界軸也並非只有一根,而是無數根,千不該萬不該,我不該把這第一根給碰倒了……」
「啊?那最後怎麼樣了?」我叫道。
何天竇道:「人界軸並非只是反應人界的工具,它其實更是人界的縮影和宗源,人界軸一倒,我原本擔心人界會發生混亂和改變,萬幸沒有,歷史沒有絲毫改變,人類相安無事。」
我鬆了口氣。
「但是——」何天竇話鋒一轉,我這口氣又提上來了。
「就因為這件事,天庭決定取消我天官資格,碰倒人界軸是我無心之失,而且人界又沒有什麼改變,我據理力爭,他們最後竟聯合起來用武力把我打下了人界。」
我捅捅劉老六:「就是你們幹的吧?」
何天竇忿忿道:「畢竟在天界我代表的是天道,還有因為工作清閒,我經常泡在奈何橋上跟孟婆聊天,沒少蹭她湯喝,早就有了抗體,到後來我被強迫喝下孟婆湯打下人間,不但元神還在,而且記憶未消,於是就有了何天竇這個人。
「遭此種種,我一心要報復天庭,可是我這時殘存的法力已經不足以引動天道,而這時閻王那恰恰出了畫錯生死簿事件,我頓時就知道該怎麼做了,我要充分利用這個機會!」
我忍不住說:「可是你怎麼利用呢?你復活的四大天王他們並沒有什麼法力,他們除了跟我作對,給不了天庭任何壓力。」
何天竇神秘一笑:「這就是你不知道了,法力引起的天道報應只能算小兒科,能引起滅頂天劫的,是改變歷史和大環境!一旦出現這種事,天庭那幫傢伙都少不了要受到嚴懲。」
我似懂非懂,忙問:「按照你的預想,現在大環境改變了嗎?」
何天竇搖頭道:「沒有。」
我罵道:「沒個屁,不然那些黑手黨還會找上我?!」
何天竇道:「那並不算大環境,更算不上改變歷史,當初人界軸倒了,人間的事當然不可能真的一點也不改變,但也就無非個人多些或少些際遇罷了,歷史並沒有走樣,天庭以此來責難我是不對的。其實我恢復四大天王跟你作對就是想證明給他們看,人界軸不能代表一切,我這麼誇張地想改變環境都辦不到,人界軸只是被輕微地碰一下怎麼可能出事?!」
我說:「那你現在做到了,還想怎麼樣,還指望他們再請你回去不成?」
何天竇忽然沮喪道:「不,我沒做到。」
我奇道:「怎麼?」
劉老六很突然地說:「荊軻不見了。」
我驚得頓時站起來,吼道:「什麼意思,什麼叫不見了,他不是應該再去投胎的嗎?」
劉老六苦笑道:「其實不能說不見了,嚴格地說應該是他又回去了。」
「回哪兒去了?」我大聲問。
「回到秦朝,回到他刺殺秦始皇之前,他沒有投胎成孩子,他又成了荊軻!」
一時間,我不知是驚是喜,呆了老半天才訥訥道:「怎麼會這樣?」
何天竇道:「聽我慢慢告訴你,在天庭對我動武的時候,天道其實就已經被觸動了,然後我下凡,跟天庭作對,這已經引動了天道循環,直到前段日子荊軻一死,終於爆發天劫——小強,我們遭天譴了!」
我愣道:「可是你還是沒跟我說明白荊軻哪去了?」
何天竇道:「我所說的遭天譴並不是指被黑手黨襲擊,而是指荊軻回歸秦朝這件事,如果說我恢復四大天王跟你作對這些都算小事的話,實在不該再引來黑手黨。你還記得嗎,荊軻到日子該走那天,其實沒有真正該走的時候才走,他是被黑手黨成員襲擊而亡的。你那些客戶被弄錯了生死簿這並沒什麼,畢竟還在可承受範圍內,而且作為天庭也已經做出了補償,但是他們卻因為我弄來的黑手黨而再次喪命,這終於使天道震怒了,現在它已經完全發動起來,荊軻死後沒有經過陰司,就是被直接送回到秦朝去了……」
我振臂高呼:「道哥萬歲!」
何天竇苦著臉說:「小強,你不要高興得太早,荊軻是回去了,但他現在已經不記得在你這的一切了,而且,我們都在天道循環的懲罰對象之中。」
我愕然:「關我屁事?」
何天竇哼了一聲道:「你就不想想,荊軻怎麼回去?他總不能從自己墳裡爬出來,他一但回去,就還是那個刺客,所以不光是他,秦始皇、項羽、劉邦,你的客戶們被這事一扯,全都又回到自己的朝代去了。」
我愣道:「你是說軻子回去以後什麼都記不得,還要繼續刺胖子?」
何天竇苦笑道:「對,項羽和劉邦回去以後,也在那個時代繼續展開了楚漢之爭。」
我聽到這裡心亂如麻,良久才說:「這……也好,至少我心裡舒服一點,勝過我知道他們死了。」
何天竇最後無力道:「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他們是被天道送回去的,一切都將重新開始,以前造成歷史的一切偶然,必然都已經被歸零,也就是說:這一次荊軻刺秦王未必不能成功;劉邦和項羽說不定是哪一個得天下了!而且……」
我緊張道:「我們會怎麼樣?」
「我們會被天道抹殺,從神到人,從天界到人界,人類將隨機重新開始。」
我從頭涼到腳,還是問:「為什麼是西元前到二○○七?」
「因為這正好是我碰倒那根人界軸上所有的刻度,還因為——有你!」
「我?」
「是的,我被打下界之後,按照天道指示,新的天官已經產生,那就是你,掌管人界軸的神,小強,新天官上任的第一天,天道會歸於平靜。」
我嘿嘿笑道:「聽著怪威風,不過我知道沒啥好處。照你說軻子回去再刺秦,八成還不能成功,我們不去管他怎麼樣?」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