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時代2019年10月新書資料

出版公司:風雲時代出版(股)公司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30
書籍名稱:夜天子Ⅱ之14【風雲變幻】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740-4
原印條碼:978-986-352-740-4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10.08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他還活著,但所有人都認為他已經死了
就連他多年的枕邊人也是一樣
這一剎那,他有一種被整個世界拋棄了的感覺
那是一種莫以言喻的恐懼……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由月關親自編劇,最受歡迎男演員徐海喬與當紅人氣小花旦宋祖兒攜手主演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小安死了?」
偽裝的葉小安在銅仁梨園因為與戲迷發生衝突,被毆打至死的消息傳到臥牛嶺,葉父葉母悲痛欲絕。葉大嫂雖然一直瞧不上丈夫的懦弱無能,夫妻倆極不和睦,可是嫁雞隨雞,有這麼個人杵在那兒時,神憎鬼厭,恨不得他消失,真沒了這麼個人,卻讓她有種天塌下來的感覺。
李大狀陪著葉大嫂趕到了銅仁,一個人死掉後的模樣和生前會有很大的區別,缺了生氣,樣子就會變得異樣起來。如果他又受過傷、破過相,那僅有五六分相象的人,就會有七八分相似。
更何況李大狀陪著葉大嫂趕到銅仁已經是五天之後的事了,屍體在停放期間破敗的更加厲害,所以他們看到「葉小安」時,完全沒有什麼懷疑,事實上一見那相像的模樣,又是在先入為主的情況下,葉大嫂悲呼一聲,已經撲到屍體上痛哭起來,哪可能去細細檢查屍體。

◎明朝小檔案:「貴州的稅賦制度」
明朝的農業稅本就極低,而黔地貧瘠,農業不算發達,農業收入在土官收入中更是只佔據極少的部分。更何況黔地農業落後,完全靠天吃飯,自然災害頻繁,還可以常常報災,包括做些手腳,無災報有災,小災報大災,再加上稅賦的徵收、田畝的多少,都掌握在土官自己手中,這個稅賦更是可有可無了。


【目錄】
第一章 為夫復仇
第二章 風雲變幻
第三章 拋下一切的土司父親
第四章 偷天換日計畫
第五章 緊鑼密鼓
第六章 絕望陷阱
第七章  傀儡
第八章 不能說出口的秘密
第九章 潛龍秘諜第七號
第十章 有故事的隨從


內文精摘:
有葉小天、安大少、陳三少等人幫田嘉鑫抬轎子,田嘉鑫的威望迅速樹立了起來。
不要小看了葉小天的這些手段,在田家人眼中,素來都是和他們的大少爺田彬霏平起平坐的那些衙內們如今頻頻登門,和田嘉鑫稱兄道弟,田嘉鑫威儀自生,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漸漸便不同以往了。
在此過程中,田嘉鑫的自信心也漸漸樹立起來,田妙雯選擇他為繼承人,說明此人在田氏子弟中本來就具備相當的能力,他所欠缺的其實不是才幹和本領,而是因為久居人下,只知聽命行事,缺少駕馭他人的威儀和氣勢。
如今葉小天找了安大少等頂級衙內給他做磨刀石,田嘉鑫就像一口未開刃的精鋼鈍刀,鋒芒漸漸展露。田妙雯把田嘉鑫的變化都看在眼裡,自然是喜出望外。
「還是相公厲害,十四哥要成勢了,族中一些人漸漸看明白了大勢,已經開始向他靠攏。」田妙雯說著,用牙籤插了一塊蜜瓜,遞到葉小天嘴裡。
葉小天枕在她豐盈結實的大腿上,笑瞇瞇地道:「其實真要說到治理一個家族,我遠不及你。只不過,你一出生就是嫡宗長房,天之驕女,理所當然的家族統治者,自然不會明白像十四郎這樣先天不足的人該如何樹立後天的威勢。而我不同……」
田妙雯微微動容,心悅誠服地道:「不錯!你在葫縣做典史、做縣丞,在銅仁做推官,直至如今躋身於土司之列,每一次都是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再也沒有人會比你更清楚,該如何從一個人人都看不起你,甚至對你深懷敵意的小人物,一步步爬到令人仰視的高峰!」
葉小天抬起眼睛,仰視著他上方一對聳挺美麗的玉峰輪廓,調笑地道:「可惜呀,一山還比一山高,我如今依然要仰視你的高峰!」
田妙雯只當葉小天是自謙,道:「我哪有,我……」忽然看見葉小天賊賊的眼神,田妙雯不禁大發嬌嗔,揚了揚手中牙籤,嗔道:「看什麼看,再看,再看人家扎瞎你的眼珠子。」
葉小天自然不怕她的威脅,一隻手攀了上去,握住那嬌挺酥軟的梨乳,笑吟吟地道:「只扎眼珠子可不行,還得剁手,要不然……」
葉小天的手漸漸用了點力道,田妙雯恨恨地拍掉他的手,顏色一正,道:「十四哥羽翼漸生,我想,應該多給他一些權力了,這樣有助於他更快地打造他的班底和根基。」
葉小天深以為然,道:「不錯,外力之助,終究只能起一時作用,還是要讓他做成幾件大事才好。另外,那些有可能與十四郎相爭的人,也都是在家族中擔任較重要職務的人,他們做事總不會完美無瑕吧,若有失誤,不妨嚴懲。」
田妙雯目光一亮:「嗯,施之以威?」
葉小天道:「還得又打又拉。你來扮那惡人,就得你十四哥扮那善人了。」
田妙雯登時會意,想到她選定的家主人選很快就要卓爾不群,可以承擔她交付的使命,心中好不歡喜,便彎下腰來,想在葉小天頰上犒賞一記香吻,只是這柳腰一折,櫻唇未至,一雙秀挺的玉峰先已壓到了葉小天的臉上。
葉小天對這飛來豔福自然不會抗拒,他深吸一口氣,心醉神迷,隔著那衣裳,便往那一點櫻桃上輕輕一咬,田妙雯「呀」地一聲驚呼,嬌軀倏地一顫,登時有些酥軟起來。
葉小天得寸進尺,輕輕攬住田妙雯柔軟的細腰,涎著臉兒道:「娘子,未得你的召喚,不會有人闖進來吧。」
田妙雯紅了臉,柔荑一伸,擋住了他做怪的嘴巴,嬌嗔道:「青天白日的,你要做什麼?張展曹楊童,五大家族的人都要到貴陽了吧,你還不去忙你的正事!」
葉小天貼著她平坦柔軟的小腹,懶洋洋地道:「他們啊,有什麼好擔心的。他們這一次來,不過是先入了洞房,後補個名份,鬧不出事,也翻不了天,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葉小天口中的熱氣呵在田妙雯小腹處,田妙雯初為人婦,這幾日與葉小天夜夜歡愛,身子敏感的很,被他這樣一逗弄,登時生起異樣反應,有心逃開,卻又不捨得,正在春意漸生,半推半就之際,大門外便響起了黨延明沉穩有力的聲音:「姑爺,韋業出事了!」
田妙雯心中一驚,趕緊推開葉小天,葉小天坐起身來,愕然想了想,這才記起韋業是什麼人。葉小天趿鞋下地,繞過屏風,來到正堂,就見黨延明正垂手恭立於正堂之外。
葉小天招手讓他進來,問道:「你說的這個韋業,可是石阡楊家小土司楊蓉的親舅舅?他出了什麼事?」
黨延明沉聲道:「當街被殺!」
葉小天驚道:「何人動手?」
黨延明道:「宋家,宋曉語姑娘。」
田妙雯已經從閨房中跟了出來,聽到這裡,神色黯然,半晌才輕輕地道:「宋家大小姐,是位好姑娘,可惜……我大兄,沒有那個福份。」
葉小天慢慢吁出一口長氣,他和田妙雯都清楚田彬霏為何死在那時,但宋曉語不知道,宋曉語只是和田彬霏訂了親,如今竟為了田彬霏,甘冒大不諱,當街殺人,他也不禁為之觸動。
這可與他當初殺人不同,那時貴陽處於「無主」狀態,葉夢熊還未上任,如今在貴陽殺人,那就是挑釁葉撫台的威嚴。衙內們赴個宴,都要講究個輪資排輩,更何況是手掌軍政司法大權的一方封疆大吏,葉撫台的官威豈容輕辱?這事兒,麻煩了!
田妙雯激動地道:「我要救她!」
葉小天目光微微一閃,沉聲道:「不行,你不能出手!」
田妙雯的柳眉挑了起來:「她是為我大兄報仇,無論如何,我要救她。」
葉小天慢慢搖了搖頭:「你不能出手!人要救,但救人的人,不能是你。這事兒,交給十四郎吧!」
田妙雯擔心地道:「他?他怎麼成,此事非比尋常,十四哥恐怕還擔不起來……」
葉小天拍拍她的手臂,緩緩地道:「這樣有情有義的姑娘,我又豈會坐視不理,你放心,十四郎那裡,我會幫他!」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