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蹤俠影錄(上)【精品集】 萍蹤俠影錄(下)【精品集】 萍蹤俠影錄(上/下)【精品集】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本書為梁羽生最具代表的力作;尤以主角張丹楓之塑造,開狂俠名士之風,為人稱絕一時!
在新派武俠小說的創作世界裡,梁羽生以《萍蹤俠影錄》為新派武俠綻放了文學情思上的異彩。 
《萍蹤俠影錄》同時也是梁羽生認為自己最成功的一部作品!書中主角張丹楓,也是他最喜愛的人格典型。

作者簡介:梁羽生
公認與金庸齊名並峙的超級武俠名家,人稱「新派武俠宗師」。在港台與中國大陸,梁羽生的武俠作品,與金庸、古龍並駕齊驅,是為「武俠三巨擘」;不但文化界、藝文界好評如潮,市場行銷量亦鼎足而立。作品被改編為電影、電視連續劇者,有《白髮魔女傳》、《七劍下天山》、《雲海玉弓緣》、《萍蹤俠影錄》等,不勝枚舉。
梁羽生本名陳文統,曾親炙多位文史名家的風範;他的圍棋、象棋、詩詞、佛學及禪道造詣均深,與金庸交稱莫逆,曾合撰專欄「三劍樓隨筆」,並集結出書。
梁羽生的每部武俠作品,都有明確的歷史背景及出人意料的權謀鬥智,尤其擅長描寫情海風波中複雜而微妙的女性心理,以及強烈而深邃的性格衝突。其作品主要以「浪漫俠情」見重於世,本書即是其刻
畫浪漫俠情的代表作之一。
在兩岸三地的華人社會,均擁有無數高水準的讀者和知音。

內文簡介:

本書為萍蹤俠影系列之一。

本書以明代土木堡事變為背景,寫于謙對蒙古抗戰事蹟。
其間穿插張丹楓與仇家之女雲蕾之間一段深沈淒愴的兒女
之情。
張丹楓的先祖,乃是曾與明太祖中原爭霸的張士誠,以私
鹽販子而崛起,在蘇州建立大周,欲得天下;末了卻敗於
叫化子出身的朱元璋,被朱沈屍長江。
張朱兩家有血海深仇,張士誠遺孤遠走蒙古,幾代幫助瓦
剌整軍經武,欲借瓦剌兵力與明朝再爭江山......
張士誠的第三代,卻出了張丹楓這樣一個心連廣宇、高瞻
遠矚的「逆子」。他看穿父輩為一家一姓爭天下,不惜借助
瓦剌的作法,是糊塗狹窄違反百姓利益的。在內憂外患的
深重危機下,憑一身驚人武藝、滔滔辯才;肩負國家民族
重任,奔波於塞北中原之間,屢建奇功...。

內文精摘:

雲蕾手顫腳軟,「噹」的一聲,白雲寶劍跌落地上,這一下什麼都明白了,一路同行,密室相伴的張丹楓,竟然是大奸賊張宗周的兒子,是雲家的大仇人張宗周的兒子!
  雲蕾只覺一片茫然,這霎那間好像整個世界都不復存在,腦海中空蕩蕩的一無所有,無意之間手觸前胸,觸著一小片硬物,那正是雲蕾的爺爺所留下的羊皮血書,十年來雲蕾無時無刻不帶在身上。血書上寫明:凡是雲家後代,碰著了張宗周這一脈所傳的人,不論男女老幼,都要把他們殺掉!雖是隔了十年,雖是隔著衣裳,雲蕾還好似聞到那羊皮上的血腥味道!
  雲蕾只感到了一陣寒意,直透心頭,這太可怕了。那血書好似一片寒冰,包圍著她的身體,她的心靈,又似是一道無可抗拒的命令,要她親自動手去殺張丹楓!
  門外馬聲嘶鳴,張丹楓又回來了。雲蕾定了定神,咬實牙關,垂首低坐,看來似是正在用功,實是不欲張丹楓瞧見她慘白的面色。
  張丹楓輕輕地推開室內,走了進來,笑道:「第三個故事我可要提前說了。小兄弟,你怎麼啦?」走到銅鏡之前,整理凌亂的頭髮。忽而鏡中現影,只見雲蕾圓睜雙眼,一劍向他刺來!
  噹啷一聲,雲蕾手指顫抖,劍鋒稍偏,一劍從他頸項旁邊斜斜刺出,將銅鏡刺碎,張丹楓倏地回過頭來道:「小兄弟,小兄弟,你聽我說……」雲蕾閉了眼睛,刷,刷,刷,一口氣連刺三
劍!
  張丹楓騰身跳過玉几,只听得雲蕾哭道:「我全都明白啦,第三個故事你不必說了!」飛身掠起,刷的又是一劍,張丹楓歎了口氣,道:「你是雲靖的孫女兒?」雲蕾叫道:「你是我家仇人
的兒子!」劍尖刺到前心,張丹楓身子一挺叫道:「好小兄弟,你刺吧!我不求你饒恕!」
  「嗤」的一聲,劍鋒一斜,掠過右方,張丹楓的右臂拉了一道傷口,只聽得張丹楓道:「小兄弟,你殺了我後,不能動氣,你還要靜坐一個時辰,玉几上有一個小銀瓶,瓶中有留給你的藥,以助你增長元氣!好,小兄弟,我不求你饒恕,你刺過來吧!」
  雲蕾眼淚奪眶而出,手顫心痛,青冥寶劍幾乎跌落地上,忽又覺得胸前那塊羊皮血書,似一座大山,重重壓在她的心上強迫著她,要她復仇!
  雲蕾劍鋒一顫,叫道:「拾起劍來,我不殺手無寸鐵之人的!」她明知張丹楓武功比她高強,若然對手比劍,那死亡的就一定不是張丹楓而是自己。可是不知怎的,她卻定要張丹楓比劍,好似若然激戰之後,自己死在張丹楓劍下,也算得是對得起爺爺。
  張丹楓凝立不動,臉上一片似哭似笑的神情,令雲蕾不敢仰視。雲蕾一咬牙關,在地上拾起白雲劍,拋擲過去,叫道:「你我兩家,深仇不共戴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快快拔劍吧!」
  張丹楓接過寶劍,凄然說道:「小兄弟,我今生誓不與你動手,你要殺便殺,你若不動手,我便走了!」雲蕾虛晃一劍,劍光閃過張丹楓面門,仍然斜掠出去,張丹楓長歎一聲,跳出密室,跨上白馬大聲叫道:「小兄弟,你善自珍重,我去了!」門外馬嘶,片刻之後,已在數里之外。
雲蕾呆若木雞,長劍墜地,眼前一片昏暗。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