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平裝本 藏獒2 藏獒3 
                  藏獒                               藏獒2部曲                                 藏獒-完結篇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又一轟動巨著,挑戰《狼圖騰》,述說活佛坐騎——西藏獒犬的神奇傳說!
 狂銷華人世界,名列暢銷排行版,造成動物小說及文學著作的另一股旋風!

作者簡介:
楊志軍,一九五年生於青海,做報社記者時,常駐青藏高原牧區六年,曾經家養藏獒多年,現居青島。中篇小說《環湖崩潰》獲《當代》文學獎。

本書特色:
相對於狼之野性與狂放不羈,藏獒的忠誠與道義,為牠寫下了不朽的傳奇,也使牠成為藏人精神信仰的中心。然而,不論是狼還是犬,牠們為了在原始草原中生存,乃至於經過大自然及時代的演化變遷,仍有其自我堅持及不妥協的精神,卻都是值得人類借
鑑與學習的。

《藏獒》
內文簡介:
一切都來源於懷念——對父親,也對藏獒。
在我七歲那年,父親從三江源的玉樹草原給我和哥哥帶來一隻小藏獒,父親說,藏獒是藏民的寶,什麼都能幹,你們把牠養大吧。小藏獒對我們哥倆很冷漠,從來不會衝我們搖頭擺尾。我們也不喜歡牠,半個月以後用牠換了一隻哈巴狗。父親很生氣,卻沒有讓我們換回牠來。
過了兩天,小藏獒自己跑回來了。父親咧嘴笑著對我們說:「我早就知道牠會回來。這就叫忠誠,知道嗎?」可惜我們依然不喜歡不會搖頭擺尾的小藏獒,父親歎歎氣,把牠帶回草原去了。一晃就是十四年。十四年中,我當兵,復員,上大學,然後成了《青海日報》的一名記者。

第一次下牧區採訪時,走近一處藏民的碉房,遠遠看到一隻碩大的黑色藏獒朝我撲來,四蹄敲打著地面,敲出了一陣殷天動地的鼓聲。黑獒身後嘩啦啦地拖著一根粗重的鐵鏈,鐵鏈的一頭連著一個木橛子,木橛子騰騰騰地蹦起又落下,眼看就要拔出地面。我嚇得不知所措,死僵僵地立著,連發抖也不會了。但是,黑獒沒有把我撲倒在地,在離我兩步遠的地方突然停下,屁股一坐,一動不動地望著我。隨後跑來的藏民旦正嘉叔叔告訴我,黑獒是十四年前去過我家的小藏獒,牠認出我來了。我對藏獒的感情從此產生。你僅僅餵了牠一個月,十四年以後,牠還把你當作親人,你做了牠一天的主人,牠都會牢記你一輩子,就算牠是狗,也足以讓我肅然起敬。

藏獒的神奇傳說:活佛的座騎

傳說中,很久以前的一年冬天,山洪暴發,大地被冰雪覆蓋,正當藏民和他們賴以生存的牲畜在饑寒交迫中掙扎時,忽見身披袈裟、手搖禪鈴盤的活佛從天而降。活佛的坐騎就是高大兇猛的藏獒,他們的到來,使冰雪融化、大地復甦……

楊志軍,一個在青海長大的作家,懷念遠方的草原和草原上吼叫的藏獒。
在新作長篇小說《藏獒》中,他毫不諱言對狼崇拜的反感,「狼一生都為自己而戰,藏獒一生都為別人而戰。狼以食為天,牠的搏殺只為苟活;藏獒以道為天,牠們的戰鬥是為忠誠、為道義、為職責。」

藏獒產於西藏和青海,皮毛長而厚重,耐寒冷,能在冰雪中安然入睡。亞里士多德認為藏獒是由老虎和犬形成的,牠性格剛毅,力大兇猛。「真正的藏獒像黑熊一樣強壯,像豹子一樣敏捷,像獵人一樣聰明。」這是一二七五年馬可‧波羅的遊記對藏獒的描述。可惜在草原上,已經難得見到這種的藏獒。

藏獒的目光總是微微閉著雙眼,眼神之中含有一种蔑視的神態,那種處變不驚的沉穩氣度頗具王者風範。成年的藏獒大部分時間是安靜的臥著,一旦有了動靜,比如開門來人,藏獒只是機警地把頭朝向聲音的方向,像往常一樣瞇著眼睛,一種蔑視的目光等待著事態進一步發展。
如果進來的人非常高聲地一邊說話一邊往裏走,藏獒才會用低沉的、渾厚的、具有無窮穿透力的、輕輕的鳴鳴聲,警告來人到別人家裏說話聲音不要太高!就是這種輕輕的聲音,完全可以讓那些冒失的人突然變得有禮貌。

補那段空白的藏獒史──為何再寫《藏獒2?
作者楊志軍在剛寫完《藏獒》時,就已有寫《藏獒2》的打算。原因在於第一部受篇幅所限,許多強烈的想法、情感未能徹底表達。因此,在第一部末尾,作者悄悄預留了伏筆,雖交代了主人公的結局,但中間有一段歷史是空白的。

第一部的故事發生在1950年和1951年,但人物的結局是上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在《藏獒2》中,作者選擇了1958年和1959年這兩年作為上一部的延續。更為細膩地描寫了青藏高原上獒與狼的故事。

《藏獒2》描述草原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雪災,無數牛羊被凍死,牧民們被困在雪中,與外界斷絕了聯繫,人類面臨雪災和狼災的雙重威脅。為了保護人類,勢單力薄的藏獒在獒王岡日森格的帶領下挺身而出,用自己的忠勇、鮮血和生命來捍衛人類的生命。

與《藏獒》不同的是,《藏獒2》裏藏獒與狼群的激烈廝殺成了描寫的重心,作者全力打造了無數場驚心動魄的充滿智慧和陰謀、鮮血和死亡的戰鬥場面,獒與狼的廝殺比第一部表現得更宏大、更悲壯、更慘烈、更凶險。

《藏獒2
內文簡介:
百年不遇的大雪災降臨了,
百年不遇的狼災來臨了。
四面八方的狼群聚集到了西結古草原,
向人類進行瘋狂的報復。
勢單力薄的藏獒挺身而出,
用自己的忠勇和生命保衛牛羊、保衛人類……
還是《藏獒》那般驚心動魄,
甚至更慘烈、更英勇無畏,
而天地間善良依舊。
保衛草原和牧民,保衛吉祥與幸福,使命催動著藏獒勇敢而忠誠的天性,西結古草原的領地狗群在獒王岡日森格的率領下,撲向了大雪災中所有的狼群、所有的危難……

內文試閱:
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雪,下了半個月還在下,天天都是鵝毛飄灑。草原一片沈寂,看不到牛羊和馬影,也看不到帳房和人群,人世間的一切彷彿都死了。野獸們格外活躍起來,肆虐代替了一切,到處都是在饑餓中尋找獵物的狼群、豹群和猞猁群,到處都是緊張憤怒的追逐和打鬥。荒野的原則就是這樣,當你必須把對方當作唯一的食物而奮不顧身的時候,你就只能是一個暴虐而玩命的殺手、一個用自己的生命作抵押的凶悍的賭徒。
保衛草原和牧民,保衛吉祥與幸福,使命催動著藏獒勇敢而忠誠的天性,西結古草原的領地狗群在獒王岡日森格的率領下,撲向了大雪災中所有的狼群、所有的危難。
大黑獒那日終於閉上了眼睛,長眠對牠來說的確來得太早太早了。牠不想這麼快就離開這個讓牠有那麼多牽掛的世界,眼睛一直睜著,撲騰撲騰地睜著。但是牠毫無辦法,所有圍著牠的領地狗都沒有辦法,生命的逝去就像大雪災的到來一樣,是誰也攔不住的。
獒王岡日森格陪伴在大黑獒那日身邊,牠流著淚,自從大黑獒那日躺倒在積雪中之後,牠就一直流著淚,牠一聲不吭,默默地,把眼淚一股一股地流進了嘴裡:你就這樣走了嗎?那日,那日!跟牠一起默默流淚的,還有那日的同胞姐姐大黑獒果日,還有許許多多跟那日朝夕相處的藏獒。

雪還在下,愈來愈大了。兩個時辰前,牠們從碉房山下野驢河的冰面上出發,來到了這裡。這裡不是目的地,這裡是前往狼道峽的途中。
狼道峽是狼的峽谷,也是風的峽谷,當狂飆突進的狼群出現在峽谷的時候,來自雪山極頂的暴風雪就把消息席捲到了西結古的原野裡:狼災來臨了。狼災是大雪災的伴生物,每年都有,並不奇怪。奇怪的是今年最先成災的不是西結古草原的狼,而是外面的狼,是多獼草原的狼,是上阿媽草原的狼。都來了,都跑到廣袤的西結古草原害人畜來了。什麼?從來沒有這樣過。獒王岡日森格不理解,所有的領地狗都不理解。但對牠們來說,理解事情發生的原由,永遠不重要,重要的是行動,是防止災難按照狼群的願望蔓延擴展。堵住牠們,一定要在狼道峽口堵住牠們。
出發的時候,大黑獒那日就已經不行了,腰腹塌陷著,眼裡的光亮比平時黯淡了許多,急促的喘息讓胸脯的起伏沈重而無力,舌頭外露著,已經由粉色變成黑色了。岡日森格用頭頂著牠不讓牠去。牠不聽,牠知道這是一個非同尋常的日子,狼來了,而且是領地外面的狼,是兩大群窮凶極惡的犯境的狼。而牠是一隻以守護家園天職的領地狗,又是獒王岡日森格的妻子,牠必須去,去定了,誰也別想阻攔牠。

※藏獒三部曲最終章!!
這是《藏獒》三部曲的完結篇,也是敍明真正的喜瑪拉雅山純種藏獒,如何在天災人禍中遭劫至幾乎滅絕,又如何劫後餘生的愴烈故事。
在本書中,雪山獅子「岡日森格」、無敵壯獒「多吉來吧」都遇到了一次又一次劫難。牠們擊退了群狼,捍衛了學童,戰勝了其他草原派來的獒王;可是,牠們終於面臨了文革中敵對派系的子彈掃射……。

藏獒捍衛草原、牧民與牛羊,草原上的活佛與喇嘛,也為捍衛藏獒而付出無限心力。「丹增活佛」在大火中涅盤,就是為了挽救藏獒的命運。
而藏獒們與「父親」的深摯感情,使得草原牧民把人獒相依為命的感人故事,一代一代地傳了下來。
《藏獒3內文簡介:
活佛坐騎——西藏獒犬的神奇傳說!藏獒三部曲最終章,藏獒壯烈史詩完結篇!

藏獒­走了,永遠地走了,升到天上去了。
即使走了,那傲岸而不朽的獒魂依然為廣闊的草原貢獻著吉祥與幸福。
忠義、英勇而壯烈的藏獒,是自古以來大地上生靈的奇蹟。藏人永遠懷念牠們,就如永遠懷念那個和藏獒心心相印、生死與共,和牧民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漢扎西」……
內文精摘:
藏獒成了西結古草原的吉祥物,成了青果阿媽草原的吉祥物,漸漸又成了整個青藏高原的吉祥物。而青果阿媽草原乃至整個青藏高原的藏獒,那些最好的最有喜馬拉雅獒種氣質的藏獒,都跟岡日森格和大黑獒那日、多吉來吧和大黑獒果日有著或遠或近的血緣關係,都寄託有父親生前的心願。

迷離恍惚中,一縷熟悉而溫暖的馨香走進了多吉來吧的鼻孔、牠的胸腔,然後動力似的響起來,鼓舞著牠的血脈,熱了,熱了,想冷卻一會兒的情緒突然又熱了。
牠聽見了主人漢扎西的召喚,還有妻子大黑獒果日的召喚,牠要追尋召喚而去了。牠覺得自己騰空而起,越過靜穆的狼群,邁著細碎的步伐朝主人和妻子走去。
牠就要見到主人和妻子了,猛然聽身後一陣稚嫩哭喊,是寄宿學校的孩子們的哭喊。牠回過頭去,卻沒看見孩子們,也沒看見寄宿學校。一股嗆鼻的人臊忽然呈現鮮紅的色彩,正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看見了主人漢扎西,傻子一樣的漢扎西,日思夜想著多吉來吧的漢扎西。他卻沒有認出牠。牠的變化太大了,目光已不再炯炯,毛髮已不再黑亮,一團一團的花白、疲憊不堪的神情、傷痕累累的形貌,讓漢扎西若有所思。牠用深藏的激動望著漢扎西,極力克制著自己,沒有撲上去。牠要等一等,等到主人認出牠來的那一刻,再撲上去,擁抱,舔舐,哭訴衷腸
漢扎西蹲在地上說:
「你是哪裡來的藏獒?你很像我的多吉來吧。鼻子太像了,看人的樣子也太像了。還有耳朵,還有尾巴……
突然,牠跳了起來,幾乎在同時,漢扎西也跳了起來。他們中間隔著大黑獒果日,牠跳了過去,漢扎西跳了過來。他們交錯跳過,擁抱推遲了。牠又跳了過來,漢扎西又跳了過去,擁抱又一次推遲了。「多吉來吧,多吉來吧,你真的是我的多吉來吧?」漢扎西第三次跳了過去,牠第三次跳了過來,擁抱第三次推遲了。「你怎麼在這裏啊,多吉來吧?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多吉來吧?」漢扎西張開雙臂,等待著牠的撲來,牠人立而起,等待著漢扎西的撲來,擁抱第四次推遲了。漢扎西淚流滿面地說:「過來呀,過來呀,多吉來吧,我不動了,我等著你過來。」牠立刻聽懂了,甕聲甕氣地回答著撲了過去。

擁抱終於發生了,但根本就不能表達彼此的激動,他們滾翻在地,互相碰著,抓著,踢打著。牠一口咬住了漢扎西的脖子,蠕動著牙齒,好像是說:真想把你吞下去啊,變成我的一部分。漢扎西心領神會,喊著:咬啊,咬啊,你怎麼不咬啊?你把我吃掉算了,多吉來吧,你把我吃到你的肚子裏去算了。」說著,把自己的頭使勁朝牠的大嘴裏送去。牠拼命張大了嘴,儘量不讓自己的牙齒碰到漢扎西的頭皮,然後彎起舌頭,舔著,舔著,舔得漢扎西滿頭是水。漢扎西號啕大哭,牠也是號啕大哭。漢扎西說:「從西寧城到西結古草原,一千二百多公里啊!」牧民們把漢扎西的故事變成了傳說,一代一代地傳了下來。直到今天,還在娓娓傳說,就像野驢河的水還在汩汩流淌一樣:「哦,讓我們說說漢扎西的故事吧。」遼闊而美麗的西結古草原,永遠流傳著藏獒與漢扎西的故事。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