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上) 多情劍客無情劍(中) 多情劍客無情劍(下)
古龍精品集:多情劍客無情劍(上/中/下)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
多情劍客無情劍──一部情義傳奇的再度問世!
*佛光大學創校校長、中華武俠文學學會會長-龔鵬程導讀推薦
*經典版古龍精品集,名家導讀,名畫配襯,版權所限,限量發行!
*本社另有出版古龍作品新編全集(32開本)

作者簡介:
古龍,本名熊耀華,為現代武俠小說「別開生面」的重量級作家,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文筆與意境,將武俠文學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峰。

古龍的作品永不褪流行,以獨闢蹊徑的文字,寫石破天驚的故事。
他與金庸、梁羽生被公認為當代武俠作家的三巨擘。

金庸談古龍:古龍兄為人慷慨豪邁、跌蕩自如,變化多端,文如其人,且復多奇氣,惜英年早逝,余與古兄當年交好,且喜讀其書,今既不見其人,又無新作可讀,深自悼惜。
──金庸
1996.10.11香港

倪匡談古龍:古龍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

內文簡介:
一片片積雪似乎被一種無形的劍氣,
震得粉末般四散飛揚,
接著寒光一閃,
直刺李尋歡的背脊。
李尋歡身著重裘,
猶自覺得劍氣砭入肌骨。
這時劍尖的寒芒,
已劃破了他的貂裘。
在這寂靜的寒夜,
寂靜的梅林中,
竟似隨時隨地都有人一心想將他置之死地。
他流亡十年,剛回到家。
這難道就是歡迎他回家的表示麼?

一柄看似無情的小李飛刀,一道對手莫辨的瞬逝刀光,割斷的將是人世的愛恨情仇,抑或是賠上更多的情與義?
小李飛刀是個多年前曾經被搬上大小銀幕,惻動多少讀者的情感與不捨的英雄人物,如今他的復出要再一次征服你全部的心!
多年以來,古龍為台港星馬各地的讀者大眾,創造了許多英雄偶像,提供了許多消閒趣味。如今,他的作品又風靡了中國大陸,與金庸的作品同受喜愛與推崇。

內文精摘:
冷風如刀,以大地為砧板,視眾生為魚肉。萬里飛雪,將穹蒼作洪爐,溶萬物為白銀。雪將住,風未定,一輛馬車自北而來,滾動的車輪輾碎了地上的冰雪,卻輾不碎天地間的寂寞。

李尋歡打了個呵欠,將兩條長腿在柔軟的貂皮上儘量伸直,車廂裡雖然很溫暖,很舒服,但這段旅途實在太長、太寂寞,他不但已覺得疲倦,而且覺得厭惡,他平生最厭惡的就是寂寞,但他卻偏偏時常與寂寞為伍。

「人生本就充滿了矛盾,任何人都無可奈何。」李尋歡嘆了口氣,自角落中摸出了個酒瓶,他大口的喝著酒時,也大聲的咳嗽起來,不停的咳嗽使得他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種病態的嫣紅,就彷彿地獄中的火焰,正在焚燒著他的肉體與靈魂。酒瓶空了,他就拿起把小刀,開始雕刻一個人像,刀鋒薄而鋒銳,他的手指修長而有力。

這是個女人的人像,在他純熟的手法下,這人像的輪廓和線條看來是那麼柔和而優美,看來就像是活的。他不但給了「她」動人的線條,也給了她生命和靈魂,只因他的生命和靈魂已悄悄的自刀鋒下溜走。
他已不再年輕。他眼角佈滿了皺紋,每一條皺紋裡都蓄滿了他生命中的憂患和不幸,只有他的眼睛,卻是年輕的。

這是雙奇異的眼睛,竟彷彿是碧綠色的,彷彿春風吹動的柳枝,溫柔而靈活,又彷彿夏日陽光下的海水,充滿了令人愉快的活力。也許就因為這雙眼睛,才使他能活到如今。
現在人像終於完成了,他癡癡地瞧著這人像,也不知瞧了多少時候,然後他突然推開門,跳了下去。趕車的大漢立刻吆喝一聲,勒住車馬。

這大漢滿面虯髯,目光就如鷙鷹般銳利,但等到他目光移向李尋歡時,立刻就變得柔和起來,而且充滿了忠誠的同情,就好像一條惡犬在望著牠的主人。
李尋歡竟在雪地上挖了個坑,將那剛雕好的人像深深的埋了下去,然後,他就癡癡的站在雪堆前。
他的手指已被凍僵,臉已被凍得發紅,身上也落滿了雪花。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冷,這雪堆裡埋著的,就像是一個他最親近的人,當他將「她」埋下去時,他自己的生命也就變得毫無意義。

若是換了別人,見到他這種舉動,一定會覺得很驚奇,但那趕車的大漢卻似已見慣了,只是柔聲道:「天已快黑了,前面的路還很遠,少爺你快上車吧!」

李尋歡緩緩轉回身,就發現車轍旁居然還是一行足印,自遙遠的北方孤獨地走到這裡來,又孤獨地走向前方。腳印很深,顯然這人已不知走過多少路了,已走得精疲力竭,但他卻還是絕不肯停下來休息。
李尋歡長長嘆了口氣,喃喃道:「這種天氣,想不到竟還有人要在冰天雪地裡奔波受苦,我想他一定是很孤獨、很可憐的人。」
那虯髯大漢沒有說什麼,心裡卻在暗暗嘆息:「你難道不也是個很孤獨很可憐的人麼?你為何總是只知道同情別人?卻忘了自己……」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